相关文章

无锡的哥遭抢后浮尸汤山水库

  【金陵晚报报道】 唉!从发现夏军(化名)的尸体到明确夏军的身份,南京警方成立的“5·11”杀人抛尸案的专案组所有成员无不惋惜,因为这名无锡出租车司机是第一天驾驶新车上路营运,却不想招来无法挽回的杀身之祸。夏军的尸体出现在了南京江宁,他留下妻儿还有一起扑朔迷离的血案。究竟是谁让夏军暴死他乡?因何残忍地夺取他的性命?这个谜团直到20天后才见分晓。

  A.徐家边水库漂着男尸

  2006年5月11日上午8时许,江宁区汤山街道徐家边水库像往常一样,平静的水面上荡起波波涟漪,此时,一名村民路过此处,直觉告诉他,水库的东南角漂浮着一团异物,像是人,又像是一堆衣物。

  这个胆大的村民干脆找来一根长竹竿拨弄。好不容易把它拨到岸边,“啊!是个死人!”尖叫声中他连滚带爬向最近的农宅跑去,他立即拨打了110电话报警。

  麒麟派出所迅速赶往现场进行前期勘验。“结论非常明确,他杀。”江宁刑警大队大队长侯为东在勘查了现场后,多年的刑侦经验,使他感觉到这是一起非同寻常的大案。

  打捞出来的这具男尸,手脚被胶带缠绕,嘴巴、眼睛被胶带蒙住,胳膊、腿部见有8处明显刀伤,在死者身上,警方还发现一个隐蔽口袋里装了300多元现金。杀人后不抢钱财,难道是仇杀?

  专案组查明,死者夏军,今年31岁,无锡市个体出租车司机,其驾驶的苏B-RN726现代伊兰特轿车于5月9日晚与夏军本人一同失踪,家属遂向无锡警方报案。

  由此,“5·11”专案组推断,这应该是一起杀人抛尸劫车案。

  经过一系列艰苦工作,专案组发现,夏军的伊兰特出租车于9日晚9时许从无锡东开上沪宁高速公路,1个半小时后从南京马群驶下高速路,此后,该车连续驶过长江二桥、三桥,并在10日零时许出现在绕城公路。

  一番调查后,专案组盯上了一辆南京出租车。原来,在伊兰特出租车经过一处收费站时,前面的这辆南京牌照的出租车竟然替伊兰特出租车交了费。南京这辆红旗出租车与夏军的车子到底是什么关系?车上到底是什么人?

  专案组根据车牌号,连夜组织警力对南京红旗出租车驾驶员实施调查,结果让专案组大跌眼镜,不过同时又取得了意外收获。

  据南京这名司机说,9日深夜,驾车经过马群附近的他遇到了伊兰特轿车上的人招手示意停车,原来对方迷了路,希望他能把他们带上开往安徽蚌埠的公路,接着伊兰特车上下来一名男子坐上红旗车,经过收费站时正是他旁边的男子付的过路费。

  通过循线追踪和大量内查外调,专案组终于获得伊兰特出租车经一路长途奔袭近千公里后,5月11日晚从河南省驻马店确山路口下了公路,从此再无现形。

  B.抓捕指挥部进驻河南

  南京警方决定,出征河南。警方在走访当地二手车交易市场后,发现伊兰特轿车在当地极其畅销,非常容易出手。

  5月26日下午,河南省郑州市高新开发区公安分局沟赵派出所给专案组打来电话:“你们查找的那辆伊兰特被我们发现了。”郑州同行的电话如同一剂强心针,专案组立即赶到郑州市,原来,伊兰特被该市某公司职工薛某以1.9万元购得,薛某买车后总感觉不太放心,于是请沟赵派出所一熟识的民警帮助查查车子的底细。这一查不要紧,郑州警方发现此车正是被抢车辆。

  警方经过询问,薛某他说是通过河南禹州人李某介绍从几名男子手上买来的,自己并不认识那几人。5月28日,专案组设计将介绍人李某“钓”到一家肥牛火锅城,李某被顺利捕获。李某的落网开始让犯罪嫌疑人宋全军、贾士营、张晓培、宋军昌4人浮出了水面。

  经查,宋全军等4人都是禹州当地农民,同属一个行政村,结伙作案的可能性相当大。

  C.警察搭人梯翻墙抓捕

  事不宜迟,专案指挥部决定5月31日零时,采取抓捕行动。在同一时间要顺利抓获4个人,而且又必须在深夜行动,这给抓捕工作又添难度。禹州警方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专门调配了特警、刑警,并携带了多支微型冲锋枪及其它武器,以应对犯罪嫌疑人的狗急跳墙。

  5月31日零时许,抓捕组兵分三路出击。在犯罪嫌疑人张晓培的家门口,先由抓捕民警形成了对张家的包围圈,张网以待。

  当一堵4米高的围墙横在众人眼前,参战民警果断搭起人梯翻进院内,看家犬不停地狂吠起来,糟了!院门从里面还上了锁,嫌疑人如果听到动静,随时可能逃跑。“咣啷”一声,抓捕组成员拼尽全力踢开院门直冲张晓培的床前,奇怪的是,不见张晓培的人影,却见一脸惊恐、其挺着个大肚子的老婆:“你们干什么?”

  仔细检查了房前屋后,抓捕组将目光停留在了张晓培的床上,“张晓培,你出来!”随着持枪民警的怒吼,床上的席梦思被顶开了一个角,张晓培慢慢从里面钻了出来,没有任何反抗,在妻子的一脸泪水中,他被戴上手铐押上警车。几乎在同一时间,宋全军、贾士营、宋军昌3人也被抓捕组全部纳入网中。

  经过艰苦审讯,原来贾士营先前在无锡一大市场打工,张晓培等3名老乡于5月初抵达无锡,希望贾士营能帮助介绍打工,但一直没有着落,看着身上的钞票一天天变薄,张晓培干脆提议抢辆轿车开回老家变现。9日傍晚5时许,4人在无锡新区梅村镇拦下了刚刚购买新车第一天开车上路的夏军,而这也是夏军的第一笔生意,不想这一趟却是他和妻儿的永别。

  将夏军劫持到车后排,用胶带把他的四肢捆住,嘴、眼部位被封上。然后由张晓培一路驾车往河南疾驶,途中,夏军明确表示愿意放弃车辆,希望他们能放了他,见不为所动,夏军开始剧烈挣扎。于是,只要夏军挣扎一下,几名犯罪嫌疑人持匕首就捅他一下,导致夏军渐渐失去知觉。当9日晚因迷路开车经过徐家边水库现场时,几人发现夏军似乎快不行了,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把夏军抬下公路扔进水库,导致夏军最终无法自救,含冤溺亡。

  D.监房里惦念待产妻子

  看守所里,“哗啦”一声刺耳的开门声后,“报告!”张晓培显然已经熟悉了这里的监规,一副手铐,一身囚服,再次叙述“5·11”案的犯罪过程,那张娃娃脸上写满了悔意。泪水一次次涌出,一次次被他狠狠抹去。

  其实张晓培本不该坐在这里。他和父亲都有驾照,父子两人经常帮人开开车、跑跑运输,加上家里的那点地,一年纯收入也有个万儿八千,这在河南农村过日子应该是很不错了,可就是一念之差,让22岁的他鬼使神差地坐在江宁的看守所里。提起被抓获的那个时刻,张晓培突然失声痛哭,几乎无法控制,让他至今懊悔的是,那一刻,他没敢看早已被吓呆的妻子一眼,当他分得4000元赃款时,已经想到了警察迟早会找上门的,所以他跟处理后事一样,把家里的债全部还掉了,另外又塞给挺着个大肚子的老婆200元钱。

  关于钱的来历,他没跟父母说,更不敢跟老婆说,老婆与他是一个村的,从小玩到大,到了谈婚论嫁年龄,他们自然组建了小家庭,眼看老婆还有一个多月就要生了,这次出去搞点钱也好给老婆补补身子。

  直到被抓进看守所,有个场景让张晓培的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。那天老婆接过200元钱问他哪来的,他故作兴奋:“我这次出去打工挣的。”第一次在老婆面前撒谎,张晓培的嘴角不免抽搐了一下,表面上应付过去了,可自那天起,他就觉得自己不是个人,不是个男人。

  “你老婆会等你吗?”“肯定会的!”张晓培几乎用咆哮的声音来回答。他相信老婆不会离家,因为他要赎罪:“如果她今后能抱着孩子来看我,我想说对不起……(编辑暴雪)